道傍柳树多为风雨所拔横仆水滨无复理者见之怃然

堤柳何因厄闰年,坐惊摧折动逾千。空怜翠色犹横水,不见清阴可拂天。

自昔冰霜非尔耐,于今风雨为谁颠。前人久费栽培力,可向樵苏惜弃捐。

作者:倪岳,本文地址:http://www.hsplc.cn/shi257817.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