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外亲秦翁生辰

近亲同里门,远亲异乡邑。何况亲甥欢,津梁千里隔。

宿昔忝乘龙,门阑在咫尺。阿翁豪且贤,雅称闾右室。

迟暮无它男,所托惟女息。廿年随宦游,庭阶亦寥寂。

中岁鞠两雏,恩勤瘁心力。女儿在襁褓,男儿操纸笔。

翁媪岁时来,抚摩均自出。伊予久怀归,蹉跎年岁逼。

恻怆骨肉情,含辛念非一。两雏忽相牵,长跪绕我膝。

届兹中元秋,阿翁弧矢日。宾从列中堂,杯觞行络绎。

儿母在天隅,间阔增烦悒。请耶篹片词,寄我离孙臆。

我闻两雏言,吟叹心戚戚。孩抱亦何知,母慈良可识。

翁今七十三,媪亦过七十。丹颜未全改,缜发但稍白。

矫矫矍铄姿,少壮或不及。海桑千仞枝,池桃千岁实。

郁郁岱山松,累累丈人石。持此寿翁媪,永列丹台籍。

时和复年丰,娱乐加餐食。早晚归山樊,聚首多夷怿。

挥翰为长歌,歌阕情未极。

作者:于慎行,本文地址:https://www.hsplc.cn/shi27098.html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