董逃行

汉末盗贼如牛毛,千戈万槊更相鏖。
两都宫殿摩云高,坐见霜露生蓬蒿。
渠魁赫赫起临洮,僵尸自照脐中膏。
危难继作如崩涛,王朝荒秽谁复薅?踰城散走坠空壕,扶老将幼山中号。
昔者群枉根株牢,众愤不能损秋毫;谁知此乱亦不遭,名虽放斥实遁逃。
平民踣死声嗷嗷,今兹受祸乃我曹!

作者:陆游,本文地址:http://www.hsplc.cn/shi27110.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