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遇乐 京口渡江用辛稼轩韵

如此江山,几人还记,旧争雄处。北府军兵,南徐壁垒,浪捲前朝去。

惊帆蘸水,崩涛飐雪,不为愁人少住。叹永嘉、流人无数,神伤只有卫虎。

临风太息,髯奴狮子,年少功名指顾。北拒曹丕,南连刘备,霸业开东路。

而今何在,一江灯火,隐隐扬州更鼓。吾老矣、不知京口,酒堪饮否。

作者:陈维崧,本文地址:http://www.hsplc.cn/shi3372.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