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怀

久作无家客,旋为远宦人。飘零枯树赋,突兀露车尘。

瘴冷鹃啼月,花蛮蝶怨春。最怜乡梦隔,把酒更伤神。

作者:牛焘,本文地址:https://www.hsplc.cn/shi4047.html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