煌煌京洛行

圣君垂衣裳,荡荡若朝旭。大观荡遗物,四夷来率服。

清晨回北极,紫气盖黄屋。双阙耸双鳌,九门如川渎。

梯山航海至,昼夜车相续。我恐红尘深,变为黄河曲。

作者:齐己,本文地址:http://www.hsplc.cn/shi4062.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