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归邻父与榼行

天霜湖夜腥风吹,湖上病木鸟鸣悲。贱子候夕归其里,到门轻啄低言辞。

贱妇当灯幸不寐,小婢启户尨缠维。弱女不出应睡久,灯光灿面如尘黧。

我腹实饥口实燥,酒浆有无敢便思。邻父偕来安得知,语话未半樽罍随。

邻父卓识时名外,我亦心定颜回姿。今年县令称能吏,闲觅困我惟恐遗。

胥吏日来食鸡鸭,致我薄馔无堪持。覃公晚男昨捕去,肌肤糜烂无还期。

夏旱秋涝况巧值,肉尽骨至那能支。当年作县防盗贼,谁知此贼无能为。

举首天高明月远,四顾岭重蛮云垂。望而成名似而祖,为我切奏删有司。

闻言安不泪雨注,我罪我罪无所推。皇天何时与半绶,崩角北阙陈疮痍。

乞身归我南山陲,与尔子孙无暂离。

作者:黄渊,本文地址:http://www.hsplc.cn/shi4157.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