岁寒三友 夜雨留别张祖望毛稚黄

南楼月夜宝灯红。一饮千钟。诗成镂版,曲就上弦,春似情浓。

醉卧锦屏,满身花影重。

流年谁信太匆匆。南北西东。雨黑今宵话别,衰鬓如霜左耳聋。

记取后期,桃花黄鹤峰。

作者:沈谦,本文地址:http://www.hsplc.cn/shi4232.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