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夜作

日光堕地风烈烈,满眼黄沙吹作雪。三更雪尽寒更切,泥床如水衾如铁。

骨战唇摇肤寸裂,魂魄茫茫收不得。谁能直劈天门开,放出月光一点来。

作者:释函可,本文地址:http://www.hsplc.cn/shi4898.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