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客言黄鱼事纪之

三吴五月炎蒸初,楝树著雨花初疏。此时黄鱼最称美,风味绝胜长桥鲈。

忆昔东南全盛馀,海舶衔尾张网𦋆。公然满载返吴市,市中杂遝欢担夫。

柳条贯鳃冰贮腹,数尾仅直千青蚨。豪门膳宰善烹治,剂以醯酱芼笋蔬。

芳鲜顿觉溢几案,主宾下箸争欢呼。自从洲岛阻兵燹,鲸鲵窜逸稽天诛。

诏书尺一禁航海,渔师安敢帆扬蒲?蛤蜊海母尚难致,况望此鱼供客需!

老饕虽患食指动,畏触禁令生他虞。吴侬日夕叹且吁,有司束湿严锱铢。

何当小丑就拘执,舳舻往返如通衢。䞟趠风中贩鲜至,此鱼复得登庖厨。

吾侪口腹讵足挍,但愿海晏波涛除。庙堂日俟羽书捷,戈船诸将今何如?

作者:汪琬,本文地址:http://www.hsplc.cn/shi5002.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