虚堂

虚堂独自掩疏棂,久客天涯醉亦醒。廿载江湖双眼白,五更风雨一镫青。

艰危已觉尘心淡,魂梦犹惊战血腥。祇为深恩酬未得,琴书何暇叹飘零。

作者:高鼎,本文地址:http://www.hsplc.cn/shi5184.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