癸丑岁暮频频行

频频频,频年频,频年未有今年频。兵燹纷纷百事乖,道途梗塞财源杜。

公私逼窘年已残,借贷何从觅阿堵。食指计千空两拳,巧妇难为无米釜。

扬威时有暴富儿,索债声高狂似虏。嗟予历过而立年,那曾遭遇此凌侮。

点金无术避无台,良策惟有装聋瞽。漫拟子云作解嘲,频况笔笔从头数。

记自夏初遭阽危,玄冥为祟日淋漓。霪霖无霁日,沮洳无乾时。

桑田变沧海,芦灰力莫支。昆阳未战屋先毁,人畜漂没极遐迩。

死者无辜生无聊,谷价虽贱无人市。如逢富弼能赈民,祸乱未形自可止。

复因台、凤贼猖狂,销患焉能先及此。岂料凶徒藉此诱穷民,因饥夺食成群起。

一朝啸聚盈绿林,王道平平忽尔尔。出没无常肆剽掠,如虎负嵎险足恃。

可怜玩敌难成功,未发先泄事危矣。健卒群誇曳落河,登坛自诩将门子。

探穴思裹邓艾毡,渡河旋陷张方垒。满胸锐气陡然平,风声鹤唳尽疑兵。

袅獍从兹益无忌,百里溪山日纵横。亦知恶极难逃咎,思将分类避贼名。

讹言四起民摇动,漳、泉疆划斗祸成。两造焚攻焰烛天,八人到处氓无廛。

我为池鱼祸并及,凡百如扫成云烟。此时生命轻于纸,杀人食肉类屠豕。

控肝夸□肆强凶,馀骸枕藉烧无已。烧无已,痛如何。

乃父空局蹐,乃祖徒媕娿。掉头浑不顾,同室任操戈。

更有惨祸绝今古,伐幽毁骨伤天和。鲜血既流荡阴里,枯骨空抛无定河。

岂忘拨乱缘饷匮,不药之病病难瘥。小道皆荆棘,大道遍妖魔。

自夏徂秋行不得,「行不得也哥哥」。向使有病须针砭,亦宜调剂加抚摩。

虽云养痈恐贻患,庸医躁进罪更苛。加之喜功图利己,微风海上复生波。

只知高官厚禄雄豪快,其如万户千家咒詈多。鄙夫畏贼如畏虎,血仅禦贼短资斧。

遂使滋蔓久难除,聚𧓢成雷应跋扈。即今财货齐匮艰,闾阎寂寂停商贾。

矧复天寒岁暮时,巨户财竭细民频。频频频,频年频,频年未有今年频。

作者:林占梅,本文地址:http://www.hsplc.cn/shi5608.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