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愤

山河自古有乖分,京洛腥膻实未闻。
剧盗曾从宗父命,遗民犹望岳家军。
上天悔祸终平虏,公道何人肯散群?
白首自知疏报国,尚凭精意祝炉熏。

作者:陆游,本文地址:http://www.hsplc.cn/shi5769.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