征妇怨效唐人作

万里安西久宿师,东风吹草又离离。
玉壼贮满伤春泪,锦字挑成寄远诗。
击虏将军方战急,押衣敕使尚归迟。
妆台宝镜尘昏尽,发似飞蓬自不知。

作者:陆游,本文地址:http://www.hsplc.cn/shi6145.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