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菊寿陈桂轩

花择人,人爱花,天成宾主东篱下。渊明一去不复归,彭泽留作一场话。

南丰逸人学陶者,六十年来无定价。寿芳偏趁此花清,凭我笔端驱造化。

楼头鼓,苑中诗,谁云草木尽无知。寿君元是此花种,寒英岁岁霜高枝。

作者:夏良胜,本文地址:http://www.hsplc.cn/shi6320.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