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河水浅不得渡闸遣闷

上流舟不来,下流舟不去。一闸横中间,齐唱公无渡。

天厄饥驱人,无适非窘步。我来自毗陵,百七十里路。

触藩似羝羊,进退皆自误。堂上白发亲,年已迫衰暮。

怀中黄口儿,呱呱索乳哺。可怜牛衣人,蓬首悲莫诉。

此行殊芒芒,未必即有遇。况复行路难,徘徊望江树。

作者:缪徵甲,本文地址:http://www.hsplc.cn/shi6492.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