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鸩篇

郎心爱妾千黄金,妾身事郎无二心。郎年十七妾十六,圆转朱轮得华毂。

与郎生小阊门里,与郎结缡在燕市。阿耶爱妾娘爱郎,但看郎欢为妾喜。

与郎为水同一池,与郎为木同一枝。与郎为带同一结,与郎为茧同一丝。

郎命妾所依,妾命郎所与。不愿与郎分,但愿与郎聚。

郎为飞雁妾作云,郎作垂杨妾为雨。妾身金缕衣,比郎光与辉。

妾腕玉条脱,比郎颜与色。妾佩明月珰,比郎不断宛转肠。

妾妆郎共肩,芙蓉出渌摇晚妍。妾眠郎共枕,鸳鸯回波落春影。

东邻窈窕女,对郎盈盈眉欲语。西邻轻薄儿,对妾依依神为驰。

郎但知有妾,妾但知有郎。明镜不掩帏灯光,牡丹不夺兰草香。

郎心与妾相始终,妾心与郎相终始。不必同日生,但愿同日死。

不必同日死,但愿郎生妾先死,不愿郎死遗妾生。

妾为影,郎为形。妾如珠,郎手擎。妾为郎妇身分明。

妾为郎妇天鉴之,为郎之妇千人知。郎饱妾共饱,郎饥妾共饥。

一饥一饱与郎共,山崩川竭无更移。阿耶日久嫌郎贫,日日要郎离妾门。

阿娘恨郎不赚钱,要郎远客三城边。三城何崷崒,三城何岧峣。

三城溪水深,水毒溪无桥。三城黑沙黑,黑沙同鸣髇。

三城多劫贼,劫贼凶咆哮。劫贼杀人如杀獒,白骨堆积城门高。

三城多白杨,白杨风萧萧。萧萧飒飒啼怪鸮,其下有穴狐狸嗥。

老客停马不敢过,年轻出门郎奈何!摘妾胸前玑,为郎换棉衣。

脱妾足下履,为郎易食米。典妾金缠臂,为郎市鞍辔。

卖妾珊瑚翘,为郎置宝刀。思郎光与辉,妾身尚有金缕衣。

念郎颜与色,妾腕尚有玉条脱。忆郎不断宛转肠,妾佩尚有明月珰。

出门七月期,初六是良吉。置得一杯酒,与郎作离别。

杯中一滴酒,心中一滴血。不饮愁郎饥,饮之恐郎咽。

秋烟在镜芙蓉彫,秋风在衾鸳鸯彯。秋云不行雁影独,秋雨不雨杨枝憔。

阿耶向郎訾,不得千金弗还里。阿娘从郎嗤,千金不得毋来归。

妾手掩面啼声低,妾手不敢牵郎衣。向郎不语心依依,欲语又恐耶娘疑。

见郎屈一指,似郎为妾经年期。十月开梅花,二月开桃李。

六月菱荷香,青青出蒲苇。但愿郎得千金归,先向耶娘买欢喜。

卸妾玉条脱,何有颜色强。何有辉与光,解妾明月珰。

脱妾金缕衣,为郎摺叠空竹箱。譬如生小不嫁郎,见之徒令心悲伤。

视妾双眉蛾,归来记取青不多。记妾领中扣,归来与郎验肥瘦。

为郎不下堂,为郎不出房。为郎安慰耶,为郎安慰娘。

为郎日焚香,焚香祝告天苍苍。正月梅花残,三月桃李红。

七月落菱荷,蒲苇青茸茸。日高听铃马,铃马辚辚过楼下。

日落闻行车,行车却向东南驰。半年得一信,一年不得郎边书。

有客三城来,闻之欲语还嗫嚅。三城多白杨,三城多劫贼。

三城溪水深,三城黑沙黑。老客停马不敢过,年轻出门那归得?

阿耶从妾言,负汝青春年。阿娘向妾语,是汝命生苦。

怜汝命生苦,为汝重剪红罗襦,紫为绣凤青天吴。

复帐六尺八,菡萏四角垂流苏。画簟六尺三,缘以鸾锦椒泥涂。

东家郎,好光辉,劝汝弗爱金缕衣。劝汝弗爱玉条脱,西家郎,好颜色。

东家西家郎,手中累累千金黄。心中不断宛转肠,汝还弗爱明月珰。

稽首耶娘前,耶娘听妾语。耶娘之爱何敢逾,妾心区区当鉴取。

妾心区区天可盟,妾为郎妇身分明。不能郎生妾先死,忍因郎死偷妾生。

与郎不终始,妾身尚何俟。不得郎骨归,妾心犹狐疑。

沈沈白日鸺鹠啼,黯黯夜色蝙蝠飞。梦郎向妾笑,如郎同居时。

梦郎向妾哭,如忧出门无还期。梦郎三城归,黄金百笏青騧骊。

梦郎流落不得归,面目黧黑无完衣。阿耶逼妾嫁,朝呵暮骂相携靡。

阿娘逼妾嫁,长荆短棘来鞭笞。耶呵骂,岂不恫。娘鞭笞,岂不痛。

思郎生死犹未明,妾不轻生为郎重。前门鸣乌鸦,后门鹊声喜。

乌鸦何悲鹊何喜。十月开梅花,二月开桃李,今年六月无荷菱,蒲苇凋残北风起。

见郎入门来,见郎如梦里。视囊不得米,视衣衣无襟。

马死弃鞍辔,茧足徒步如炮燖。顾彼腰下刀,䨴无光彩生愁阴。

郎归不止黄金千,那愿郎得千黄金。记妾领中扣,与郎量肥瘦。

记妾双眉蛾,为郎憔悴青不多。为郎憔悴青不多,郎真死矣还如何。

望郎减光辉,光辉不如金缕衣。望郎苦颜色,颜色不如玉条脱。

幸郎不断宛转肠,佩之还似明月珰。耶娘怨郎身手穷,囚妾不使郎衾同。

生不同衾死同穴,妾虽无言妾已决。含笑语耶娘,妾有玉条脱,亦有明月珰。

簇新金缕衣,摺叠空竹箱。为郎市卖赎郎罪,抵郎归有千金装。

阿耶笑语妾,还尔鸳鸯飞。阿娘笑语妾,看尔连理芙蓉枝。

鸳鸯遭网罗,安能到头白?芙蓉经狂飙,狂飙摧之易狼籍。

朱绳三尺垂,不得高挂梧桐枝。下有千丈池,可惜池水多污泥。

为郎置鸩酒,鸩酒甘如饴。但得生死常追随,此酒不减同心杯。

妾饮琉璃杯,郎饮白玉盏。以斧斧木木不离,以刀断水水不断。

同茧之丝不可剪,同结之带两头绾。稽首谢阿耶,阿耶不必悲咨嗟。

稽首辞阿娘,阿娘不必中心伤。有婿常贫贱,有女不遂耶娘愿,但愿耶娘寿考同百年。

郎死不值千黄金,妾死不值黄金千。西邻来看妾,密纫条条罗裤褶。

东邻来看郎,仪容皎皎明月光。东邻西邻长叹息,虾蟆抱桂光采蚀,朽绠龙渊黝谁测?

东邻西邻语我前,要我制作双鸩篇。天缺不得女娲补,海缺不得精卫填,闻我歌者当涕涟。

郎年二十妾十九,郎姓黄,妾姓柳。郎挶畚,妾箕帚。

双夫蓉,何懰懰。双鸳鸯,地下守。朝打孔雀夜逐狗,孔雀雌雄狗牝牡。

天上所无陌路有,陌路何能避梃杻。闻我歌者泪一斗,不谱吴筝谱燕缶。

作者:姚燮,本文地址:http://www.hsplc.cn/shi7001.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