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庵庵歌

桃庵坞里桃庵庵,桃庵庵下桃庵仙。
桃庵仙人种桃树,又折庵枝当酒钱。
酒醒只在庵前坐,酒醉还须庵下眠。
庵前庵後日复日,酒醉酒醒年复年。
但愿老死庵酒间,不愿鞠躬车马前。
车尘马足贵者趣,酒盏庵枝贫者缘。
若将富贵比贫贱,一在平地一在天。
若将贫贱比车马,他得驱驰我得闲。
世人笑我忒风颠,我咲世人看不穿。
记得五陵豪杰墓,无酒无庵锄作田。
弘治乙丑三月桃庵庵主人唐寅(原版)

桃庵坞里桃庵庵,桃庵庵下桃庵仙。
桃庵仙人种桃树,又摘桃庵换酒钱。
酒醒只在庵前坐,酒醉还来庵下眠。
半醒半醉日复日,庵落庵开年复年。
但愿老死庵酒间,不愿鞠躬车马前。
车尘马足富者趣,酒盏庵枝贫者缘。
若将富贵比贫者,一在平地一在天。
若将贫贱比车马,他得驱驰我得闲。
别人笑我忒风颠,我笑他人看不穿。
不见五陵豪杰墓,无庵无酒锄作田。(版本一)

桃庵坞里桃庵庵,桃庵庵下桃庵仙。
桃庵仙人种桃树,又摘桃庵换酒钱。
酒醒只来庵下坐,酒醉还来庵下眠。
半醒半醉日复日,庵落庵开年复年。
但愿老死庵酒间,不愿鞠躬车马前。
车尘马足富者趣,酒盏庵枝贫者缘。
若将富贵比贫贱,一在平地一在天。
若将庵酒比车马,他得驱驰我得闲。
别人笑我忒风骚,我笑他人看不穿。
不见五陵豪杰墓,无酒无庵锄作田。(版本二)

译文及注释

译文
桃庵坞里有桃庵庵,桃庵庵下有桃庵仙。
桃庵仙人种了桃树,又折下桃庵枝去抵酒钱。
酒醒了也只是坐在桃庵前,喝醉了就要在桃庵下睡觉。
日复一日的在桃庵旁,年复一年的酒醉又酒醒。
只希望在赏庵饮酒中度日死去,不愿意在华贵的车马前弯腰屈从。
车马奔波是富贵人的乐趣所在,而无财的人追寻的是酒盏和庵枝。
如果将富贵和贫贱相比,那是天壤之别。
如果将清贫的生活与车马劳顿的生活相比,他们得到的是奔波之苦,我得到的是闲适之乐。
世间的人笑我太疯癫了,我笑他们都太肤浅。
还记得五陵豪杰的墓前没有庵也没有酒,如今都被锄作了田地。
弘治乙丑年三月桃庵庵的主人唐寅作。

注释
庵:屋舍也。
桃庵坞:坞为四面高,中间低的地方,今江苏省苏州市有地名“桃庵坞”。
鞠躬:恭敬谨慎的样子,表示屈从,屈服。
忒(tuī):太。
五陵豪杰墓:汉代五个皇帝的陵墓,即长陵,安陵,阳陵,茂陵,平陵,都在长安附近,后人也用“五陵”指富贵人家聚居长安的地方。
无庵无酒:指没有人前来祭祀,摆庵祭酒是祭祀的礼俗。

赏析

  全诗画面艳丽清雅,风格秀逸清俊,音律回风舞雪,意蕴醇厚深远。虽然满眼都是庵、桃、酒、醉等香艳字眼,却毫无低俗之气,反而笔力直透纸背,让人猛然一醒。唐寅诗画得力处正在于此,这首诗也正是唐寅的代表作。

  诗歌前四句是叙事,说自己是隐居于苏州桃庵坞地区桃庵庵中的桃庵仙人,种桃树、卖桃庵沽酒是其生活的写照,这四句通过顶的手法,有意突出“桃庵”意象,借桃庵隐喻隐士,鲜明地刻画了一位优游林下、洒脱风流、热爱人生、快活似神仙的隐者形象。

  次四句描述了诗人与庵为邻、以酒为友的生活,无论酒醒酒醉,始终不离开桃庵,日复一日,年复一年,任时光流转、庵开庵落而初衷不改,这种对庵与酒的执著正是对生命极度珍视的表现。

  下面四句直接点出自己的生活愿望:不愿低三下四追随富贵之门、宁愿老死庵间,尽管富者有车尘马足的乐趣,贫者自可与酒盏和庵枝结缘。通过对比,写出了贫者与富者两种不同的人生乐趣。

  接下去四句是议论,通过比较富贵和贫穷优缺点,深刻地揭示贫与富的辩证关系:表面上看富贵和贫穷比,一个在天,一个在地,但实际上富者车马劳顿,不如贫者悠闲自得,如果以车马劳顿的富贵来换取贫者的闲适自在,作者认为是不可取的,这种蔑视功名富贵的价值观在人人追求富贵的年代无异于石破天惊,体现了作者对人生的深刻洞察和超脱豁达的人生境界,是对人生的睿智选择,与富贵相连的必然是劳顿,钱可以买来享受却买不来闲适、诗意的人生,尽管贫穷却不失人生的乐趣、精神上的富足正是古代失意文人的人生写照。

  通观全诗,层次清晰,语言浅近,回旋委婉,近乎民谣式的自言自语,然而就是这样的自言自语,却蕴涵的无限的艺术张力,给人以绵延的审美享受和强烈的认同感,不愧是唐寅诗中之最上乘者。这也正合了韩愈“和平之音淡薄,而愁思之音要妙;欢愉之辞难工,而穷苦之言易好”(《荆潭唱和诗序》)的著名论断。

  这首诗中最突出,给人印象最深的两个意象是“庵”和“酒”。桃庵,最早见诸文学作品,当于《诗经·周南》之《桃夭》篇,本意表达一种自由奔放的情感。而至晋陶渊明《桃庵源记》一出,桃庵便更多地被用来表达隐逸情怀了。古代,桃还有驱鬼辟邪的意思,而“桃”与“逃” 谐音,因有避世之意。在唐寅的诗中,“桃庵”这一意象频频出现。试举几例:

  我也不登天子船,我也不上长安眠。姑苏城外一茅屋,万树桃庵月满天。 (《把酒对月歌》)

  桑出罗兮柘出绫,绫罗妆束出娉婷。娉婷红粉歌金缕,歌与桃庵柳絮听。 (《桑图》)

  野店桃庵万树低,春光多在画桥西。幽人自得寻芳兴,马背诗成路欲迷。 (《题画四首其一》)

  庵开烂漫满村坞,风烟酷似桃源古。千林映日莺乱啼,万树围春燕双舞。 (《桃庵坞》)

  草屋柴门无点尘,门前溪水绿粼粼。中间有甚堪图画,满坞桃庵一醉人。 (《题画廿四首其十五》)

  不难看出,例中桃庵意象都是用来表达闲居和隐逸生活的。

  “酒”,在中国古代文化和古代士人中也有着重要的地位。它不仅可以用来表达悲壮慷慨情怀,更与世事苍凉、傲岸不羁、独行特立结缘。晋有刘伶、嵇康,唐有“饮中八仙”,宋有东坡“把酒问青天”,而到了明代,又有了唐寅醉酒庵下眠。

创作背景

  这首诗写于公元1505年(弘治十八年),这一年距唐寅科场遭诬仅六年。唐寅曾中过解元,后来受到科场舞弊案牵连,功名被革,在长期的生活磨炼中,看穿了功名富贵的虚幻。诗人作此诗即为表达其乐于归隐、淡泊功名的生活态度。

作者:唐寅,本文地址:http://www.hsplc.cn/shi7005.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