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适吴楚,留别章使君留后,兼幕府诸公,得柳字

我来入蜀门,岁月亦已久。岂惟长儿童,自觉成老丑。

常恐性坦率,失身为杯酒。近辞痛饮徒,折节万夫后。

昔如纵壑鱼,今如丧家狗。既无游方恋,行止复何有。

相逢半新故,取别随薄厚。不意青草湖,扁舟落吾手。

眷眷章梓州,开筵俯高柳。楼前出骑马,帐下罗宾友。

健儿簸红旗,此乐或难朽。日车隐昆仑,鸟雀噪户牖。

波涛未足畏,三峡徒雷吼。所忧盗贼多,重见衣冠走。

中原消息断,黄屋今安否。终作适荆蛮,安排用庄叟。

随云拜东皇,挂席上南斗。有使即寄书,无使长回首。

作者:杜甫,本文地址:http://www.hsplc.cn/shi7399.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