汴堤柳(一本作题河边枯柳)

隋家天子忆扬州,厌坐深宫傍海游。穿地凿山开御路,

鸣笳叠鼓泛清流。流从巩北分河口,直到淮南种官柳。

功成力尽人旋亡,代谢年移树空有。当时彩女侍君王,

绣帐旌门对柳行。青叶交垂连幔色,白花飞度染衣香。

今日摧残何用道,数里曾无一枝好。驿骑征帆损更多,

山精野魅藏应老。凉风八月露为霜,日夜孤舟入帝乡。

河畔时时闻木落,客中无不泪沾裳。

作者:王泠然,本文地址:http://www.hsplc.cn/shi7680.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