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太白楼

夜郎一去几千秋,尚有任城太白楼。身后功名空自好,眼前汶泗只交流。

当年狂客心偏恋,近代风人谁与俦。拍碎阑干呼不起,月明风细忆神游。

作者:陆深,本文地址:http://www.hsplc.cn/shi8449.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