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绛唇 其一 忆儿鋐客长安

飒飒西风,轻烟细雨飞黄叶。云山千叠。目断征尘绝。

弱羽冲寒,也作天涯客。伤离别。一生呜咽。直到头如雪。

作者:张令仪,本文地址:http://www.hsplc.cn/shi8946.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