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摧庭菊殆尽用少陵茅屋为秋风所破歌韵

东窗日白林鸦号,居士偃卧三间茅。有如瘦马嘶寒郊,忽惊撼屋风萧梢。

波涛万顷翻檐坳,南箕簸扬不遗力。荒园草木遭戕贼,起视槐柳余空株。

竹枝摧折救不得,就中芳菊可痛惜。篱边狼籍无颜色,黄花惨淡叶深黑。

直疑风伯心似铁,粗豪不惜风景裂。秋深暂知阴用事,姑缓数日亦佳绝。

菊本后凋乃先萎,含情欲诉无由彻。我为移植盆盎间,手汲新泉洗冻颜。

置之案侧傍砚山,呜呼菊兮托根幸在幽人屋,一任户外狂飙三日足。

作者:恒仁,本文地址:https://www.hsplc.cn/shi3483.html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